风电弃风不解决 十三五装机量再大又有何意义?
2015-11-23 14:21:36

来源:本站原创

来源:华夏能源网 作者:李文友 易丰

中国的风电有多个值得夸耀的第一:装机总量,新增装机,并网量等等都是NO.1!

但还有个“第一”是部分“演说家”不太愿提起的:我们的弃风量也是冠绝全球。

这问题困扰了行业很多年,也成为众多产业从业者隐隐难除的心头刺。

为了解决并网问题,近几年政策层面的文件可真没少出;曾被指“不作为”的国家电网公司,也在2012、2013年连续发布相关支持并网的《意见》,表示要优化并网流程,简化并网手续,提升效率,切实提高服务水平。

然而数年过去,弃风问题却愈演愈烈,也就在不久前,甘肃某大型发电集团风电限电比例创下惊人的79%,损失电量1304万千瓦时,当天直接浪费经济效益600万元。“绿风”正变成“垃圾风”;巨额钞票化成了“西北风”。

为何弃风问题屡屡难解?如果一项投资,从初期便知是浪费人力物力财力,那投资还有什么意义?

1、若千亿财富打水漂,风电发展无意义”

中国的弃风限电首现于2010年,弃风从零星现象快速扩散,成为行业顽疾。

华夏能源网综合各方数据发现,弃风问题尤以2012年情况最为严重,当年全国弃风电量高达208亿千瓦时,几乎是2011年的两倍。龙源电力2012年因弃风减少利润13亿元;大唐集团经营的800万千瓦风场,弃风率竟达40%—60%。不只是大唐,五大电力中的国电集团也因弃风叫苦连天。


2012年后弃风现象有所缓解,2013年平均弃风率为10%,弃风超150亿度,2014年为8%左右,整体呈逐年下降之势。但在2015年上半年,风电平均弃风率飙升至15.2%,弃风量175亿千瓦时,同比增加101亿千瓦时。

“三北”地区仍是弃风的“主阵地”。上半年,弃风集中在蒙西、甘肃(弃风率31%)、新疆(弃风率28.82%)、吉林(弃风电量22.9亿千瓦时、弃风率43%)等地区。

弃风意味着每年数以百亿计的财富流失。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预计,今年全年的弃风率有可能达到20%,会有200亿-300亿度的电量损失。以此来计算,直接经济损失约在100亿元左右。

十三五风电总装机预期可能达到2.5亿至2.8亿千瓦。若十三五期间仍无法解决弃风问题,这对行业发展意味着什么?

算一笔简单的账,若2.5亿千瓦的装机量有15%被“抛弃”,这意味着3750万千瓦装机被白白浪费,更意味着数以千亿计的财富打了水漂。

用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李鹏的话来讲:若十三五不能有效解决这个问题,整个行业发展没有意义。

2、谁安全,谁委屈,谁最惨?

对于弃风,行业公认合理区间5%;但五年来,国内的弃风从未达到“合理”过。

风资源丰富、装机量集中的“三北”地区弃风最为严重。其中,吉林、内蒙古、甘肃等地是弃风最为集中的区域,最高时弃风率均在25%以上。2014年,随着“十二五”第四批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下发,国内风电累计核准量将达到约1.65亿千瓦,其中约有9000万千瓦的风电项目在建。

从2015年的情况来看,风电开发正在向消纳条件好的中东部地区转移。其中,山西、新疆、江苏、湖南、广东新增核准量增速较快;内蒙古、吉林、黑龙江、云南新增核准量稍有下降。

更大的压力还在于,随着大量在建项目的陆续投产使用,弃风限电可能会是愈来愈严重的态势。从下表可以很清晰的看出,近几年哪些省份是最“委屈”的:




3、弃风到底啥原因,大佬们怎么说?

对于弃风的原因,有资源禀赋之说,技术难题之说,国网不作为之说,有整体规划不到位之说。看看那些有决策权、发言权和影响力的人到底怎么说。

谢长军,国电集团副总经理:现在电网公司是努力了,但是努力不够。既然已经批准建设了这么大规模的风电,你就应该想办法把它送出去,让资源落地,但是现在落不了地,输出端和接纳端矛盾一直协调不好。

张国宝,国家能源局原局长:现在太阳能和风电送不出去,最大的病根是储能问题。

刘振亚,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:目前电不可能大量储存,需要发供用瞬时同步进行,所以必须输送出来。比如从新疆甘肃输送到华北华东要几千公里,就必须用特高压,否则已经建成的清洁能源必然送不出去,造成大面积的弃风弃电。

秦海岩,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:可再生能源和传统能源存在利益之争是大家都知道的,我常说为什么限电啊,是因为谁发电谁挣钱,你不让火电发电,火电就挣不了钱。王仲颖,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:目前监管没有能真正推动整个能源系统高效率、低成本运行,弃风、弃光、弃水不是技术难题,而是体制机制的束缚。

张树伟,卓尔德首席经济师:弃风的根源在于电力系统缺乏显性的竞争机制,各种电源的市场份额不是通过自身努力降低边际成本获得的,而是政府给定的(中央政府给定价格水平、地方政府给定市场份额)。

某大型风电企业高管:这应该是当地发改委、能源部门的责任,因为基本上风电项目的审批、建设,以及后期的发电、调度都由这些单位说了算,说白了无非就是政府监管协调不到位造成的,企业基本索赔无门。

4、六问“十三五”弃风:哪种办法真的好使?

综合过往的教训,华夏能源网分析认为,“十三五”期间若要解决弃风困境,需要考虑一下六大问题。

问题一:技术是否真是最缺失的那一环?

一直以来就有论调认为,弃风严重主要是技术问题。由是,技术上的突破被给予了厚望。11月17日,2015年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发布《“十三五”电力科技重大技术方向研究报告》并,其中9大技术方向里,并网优化调度及大容量储能的技术赫然在列。技术真解决了,对弃风的“系统性”问题的解决到底有多大的帮助?

问题二:特高压真能打通“任督二脉”?

基于资源禀赋,特高压被一些业内人士视为解决新能源“消纳”难题的不二之选。国家电网在力推特高压项目时,也将输送新能源作为重要理由之一。

根据规划,截至“十三五”,中国特高压建设线路长度和变电(换流)容量分别达到8.9万公里、7.8亿千伏安(千瓦)。到2020年,国家电网将完成“五纵五横一环网”特高压交流,以及27回特高压直流的建设。是否特高压一落地,新能源“消纳”问题就解决大半了?

问题三:重视东部,减少西北部装机真可行?

据最新消息,针对“弃风”问题,政策层面正做调整。区别于“三北”占全国风电85%比重的原方案,能源“十三五”规划将提出新思路,更重视东部沿海分散风光资源的开发,适当提高东部目标,减少西部装机容量。

但事实上,未来五年“三北”地区仍是风电主要阵地,综合地方规划,到2020年,蒙东、蒙西、甘肃、新疆、吉林、黑龙江等大型风电基地规划目标总量将达到8700万千瓦,占全国比重约为43%。对于地方政府来讲,在经济新常态下,风电投资也意味着地方GDP的增长,国家层面的规划与不同区域行政长官的“心思”能否相协调?

问题四:合理的电力价格体系何时构建?

一位风电企业高管向华夏能源网表示:前几年一些可再生能源项目争先上马,核心问题就在于价格引导,要解决弃风弃光,就要设计合理的电力价格体系。其认为,设计合理的电力价格体系,应符合三点要求:一是不要造成电源大规模的集中建设,尤其是技术还不成熟的电源不能大规模集中上马;二是要使各方有合理的价格利益预期,但又不能获得暴利;三是要使价格体现出责权利,就是收益越高风险越高的原则。对于这样的要求,市场化的价格体系能否跟上?如何协调各方利益?问题五:整体的电力规划能否跟上来?

截止目前,黑龙江、青海、新疆自治区等都已完成“十三五”电力规划编制,进行初审。除了各地政府,南方电网公司以及蒙西电网公司去年也已经完成“十三五”规划编制,并向外公布。去年底,国家电网公司以及各大电力集团的“十三五”规划初稿也上报国家能源局。对于上述电力行业的参与主体而言,在完成自身规划后,他们急需的是一部可以统筹电源与电网、中央与地方的电力规划。而现实是,在过去的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五”的10年间,电力规划一直处于缺位状态。这种缺失让很多企业尝够了苦头,弃风、弃水、弃光,各行业间缺乏协同,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划。可以预期,十三五区间若相关整体规划跟不上,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弃风弃光问题的解决。

问题六:现有的方法落地是否扩日持久?

对于弃风问题的解决,国家发改委也提出了不少试点措施,包括:在局域电网就近消纳;可再生能源直接交易;可再生能源优先发电权;其他鼓励可再生能源消纳的运行机制等等。

若这些系统措施都能到位,弃风问题可能很大程度上得以解决。但这也涉及不同能源企业的利益协调与平衡,也涉及到地方政府的意愿,真要落地到位,可能需要不少的时间。